保障冻卵权利,每位女性都可以是“冻龄”女神!


时间:2020-05-22 10:02:13        来源:众安泰        阅读量: 843

         随着当今社会男女平等观念的渐入人心,女性已不像过去一般将传统的相夫教子观念尊崇为基本行为准则,而“指腹为婚”等荒谬的父辈“好意”如今也几乎彻底淡出了历史舞台。 


         越来越多女性进入到职业竞争的浪潮中,但是男女之间的生理差异却成为了实现男女平等道路上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女性在生育后代上承担着更多,孕期的存在可能会打断女性的职业生涯,这就意味着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多年努力一朝尽弃。

         为了维护职业生涯的发展,部分女性不得不推迟结婚和生育的打算。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女性的卵子也相应地逐渐衰老,质量降低。质量差的卵子即使能够与精子结合成受精卵,但在胚胎孕育的过程中,也容易造成胚胎的非整倍体分裂,导致胚胎的染色体异常。染色体异常的胚胎即使逃脱了流产的厄运,也会使孕育而生的新生儿换上先天疾病。常见的疾病就有21三体唐氏综合征和18三体爱德华症。  


         不仅如此,年龄的增长同样也意味着卵子数量的减少。据研究数据表明,女性的最佳受孕期在25-35岁之间。到了35岁以后,女性的卵巢库存能力,也就是卵子的数量会开始急剧下降,到了40岁以后可用卵子剩余量微乎其微。

         为了事业努力拼搏,可能会耽误生育,导致生育能力衰退。而为了生育,又容易导致事业停滞,甚至倒退。

         这项存在于事业与生育之间的两难抉择,由于试管婴儿冻卵技术的出现争取到了一丝实现两全的机会。然而,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规定,冻卵技术仅适用于已婚夫妇使用。在国内,单身女性谋求正规渠道进行冻卵保留生育能力只能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而对于该项法律的制定,越来越多女性提出了质疑与控诉。 


         早于2019年年底,全国首例“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庭审理,该案涉及到一位31岁的单身女性徐某希望在最适合生育时期取出卵子并冷冻保存,将来有结婚生育意愿时避免出现缺憾,但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以不合法为由拒绝了徐某的要求。双方因此对簿公堂,掀开了关于单身女性冻卵是否能或应该成为一种法律权利的争论。 

         而近日,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彭静女士亦提交了《保障女性平等生育权》的提案,建议赋予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权利。

一、现状:加大非法行医风险

         彭静女士称,按照2003年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冻卵”等辅助生殖技术只能由已婚夫妇行使,单身女性并不享有该权利。而根据《人类精子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男性无论是否已婚均可基于“生殖保健”或“需保存精子以备将来生育”目的申请保存精液。在于辅助生殖技术面前,男女双方存在明显的区别对待。

         同时,这也变相加大了非法行医风险,一些单身女性有时会冒险选择部分不具行医资质或技术标准的“地下”机构或者到境外医疗机构开展辅助生殖技术措施,加大了非法行医风险。

         彭静女士认为,由于职业发展、身体状况、缺少合适伴侣、经济问题等原因不能在最佳年龄生育的女性日益增多,如果剥夺她们利用冻卵等辅助生殖技术的权利,很可能会使其丧失生育机会。


二、建议:完善单身女性生育权配套措施

         彭静女士建议,适时启动相关法律制度修改。建议由全国人大或者国务院牵头制定专门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实施法》或者《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实施条例》,同时允许已婚夫妇和符合特定技术条件的单身女性实施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给予女性生育平等的选择机会。

         完善生育权利保障适用范围。修改现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中仅“夫妇”有权进行人工生殖的规定,将有关生殖权益的《知情同意书》和《多胎妊娠减胎术同意书》中“不孕夫妇”删除,改为“夫妇或非婚女性”,将相关证明文件中“不育夫妇的身份证、结婚证”“婚姻证明”删除,改为“夫妇或非婚女性的身份证”。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如果能够如同彭静女士所愿进行修订,让冻卵技术走向适龄单身女性,不仅有利于保障女性自主生育权利,也有利于推进优生优育进一步普及。而在该项规定尚未修订完善之前,适龄生育女性也可以选择前往泰国,通过我院辅助生殖技术进行冻卵,将自己最佳的生育能力保存下来,做自己的“冻龄”女神。  





返回官网:泰国EK国际医院